弗兰肯斯坦 Reflections on Frankenstein



艺术家:Catherine WAGNER 凯瑟琳.瓦格纳, 邱经纬

策展人:程漫漫

驻地计划:2017.10.22-11.14
展览时间:2017.11.11-2018.02.28 
展览开幕:2017.11.11. 16:00

玛丽·雪莱(Mary Shelley)的小说“Frankenstein” 讲述了一位名为维克多・弗兰肯斯坦(Victor Frankenstein)的科学家创造出一个人造人怪物的哥特式故事。这部小说代表了当时西方世界在十九世纪令人瞩目的前沿科学研究,也是今天科幻小说的鼻祖。

“弗兰肯斯坦(Frankenstein)”的开篇,由北极探险家罗伯特·沃尔顿撰写的一系列信件开始,罗伯特·沃尔顿(Robert Walton)的文字致力于扩大已知世界的边界。 沃尔顿首先在北极遇到维克多·弗兰肯斯坦,拼命寻找他所创造的怪物。 探险家成为唯一一个听到维克多·弗兰肯斯坦(Victor Frankenstein)奇特而悲惨故事的人。

本次展览是两位艺术家长期交流的结果,他们用不同的视角去解读现代的“弗兰肯斯坦”。通过围绕小说《弗兰肯斯坦》(“Frankenstein”)的主题, 对当下“进步的科学”和“未知的探索”提供不同角度再次思考人类的冒险精神。用作品和对话,将“独角兽空间”变成一个隐喻的场所。

展览的开篇,策展人用一封写给弗兰肯斯坦的信,来述说我们所处的多元化时代,进而解读两位所处于不同时代背景的艺术家是如何从他们的视野来观察现代世界这200年来的历史,变迁和发展。
艺术家Catherine Wagner,将这部小说解读为反思“弗兰肯斯坦”;用二维的摄影作品,档案试地记录和陈列对科学史进行多维度的思考。而关于对未来世界的潜在影响和描绘,同样生活在旧金山的艺术家邱经纬则通过FMRI下所观察到的脑活动成像图片,来论述世界在技术推动下以一种不断被更替的感知方式所呈现。而一系列的霓虹灯文字,则由兩位艺术家共同从小说中的文字中提炼并摘录出来,旨在分解和重构这个语境场域。

























































亲爱的弗兰肯斯坦,


你知道我最近常常想起你,之前你断定我会和你一样逃离这样的旅行,不过现在看来,你大可以放心,我遇到了很多有趣的人和事情,在这离开你200年的日子里,我要告诉你,亲爱的弗兰肯斯坦,我遇到了更勇敢的你,他们也帮我在这个纷繁的世界里折射出今天的自己,他们和你我一样勇敢,用自己的方式在向这个世界的今天和明天提出问题。

你离开时的1818年,正是工业革命的高峰期。在此之前,人类历史从未有一个时期发展如此迅速,生活方式发生了巨大的改变,机器大规模地取代劳动力大军。“巨人”被创造了出来,也因此改变了你的生活。

马上就要2018年了,我们依然在思考:人类的终极归宿是什么?

我们这个时代疯狂地崇拜财富和个人成就,物质财富的积累史无前例。但这一切回报我们的却是人与人之间越来越深的隔阂,愈加势利的价值观,以及几何级数般增长的抑郁。这似乎是对理性和物质财富价值的无情嘲讽。正如你创造的“巨人”缺乏情感慰藉,试图模仿人类,但无疾而终。

而今天,我要给你介绍两位术家,你的经历激发了他们对于当下的思考。面对“进步的科学”和“未知的探索” 他们没有抱以怀疑论者悲观的目光,也并非技术派的狂热崇拜者。相反,它们至此保持着一种独立而冷静的角度审视着一个技术不断被更替推进的时代。Catherine Wagner正如一位在科学实验室里,经验老练的档案负责人;通过编排,陈列,归档和记录,对实验室里每样有价值的物件进行严谨的梳理,然后用艺术家的身份来陈述将其报告。她的作品“科学史”就是收集了1950年代科学模型的照片,来回顾人类如何基于抽象的视觉模型来认知科学。橱柜作为存储工具,检查生命和对宇宙的掌控。除了一种缜密和严谨的观察方式外,Wagner的认知更带有一丝诙谐可爱的趣味。她在超高真空环境里,将最先进的电子加速器以及高能物理和同步辐射研究中的相关实验的机器重新设计和组合,完成了一组名为“当代弗兰肯斯坦”的照片。“这些机器有一种美丽的感觉和一种人的品质,也可以看作是具有多臂或多组眼睛的怪物。”(wagner如是说)同样生活在旧金山的艺术家邱经纬,好比一名科学家助理, 通过电脑绘图的方式协助各种分析研究。他将各种由不同的高科技设备所拍摄的图片转换成抽象的草稿,如电子显微镜下的艾滋病毒细菌, 磁共振成像扫描下的大脑活动,热成像下的人工景观现象等等,来论述世界在技术推动下以一种不断被更替的感知方式。

和他们的交流驱散了我提笔时对于现代技术进程中萌发的种种焦虑;从基因的再生技术牵涉出的伦理批判,到智能取代人类劳作后所引起的社会分化和资源的再分配。 科学技术在不断进步的同时, 也面对前所未有的回应。作为艺术家,他们并非能为科学的困境本身给出答案。相反,正如他们所提出的思考一样,问题才刚刚开始。

亲爱的弗兰肯斯坦,好高兴和你说这些。马上,我将要继续启程,开始这段漫长而艰苦的航程,其间必定险象环生,我需要勇气。我们的生命被设下了各种诱惑,我对此充满好奇。
再会了,愿顺利!

漫漫
2017年10月22日

































艺术家介绍:

Catherine Wagner 1953年1月生于美国加州。三十多年来,Wagner一直将观察建筑环境作为一个我们如何建立我们文化身份的比喻。她研究了各种各样的艺术博物馆和科学实验室,家庭和迪斯尼乐园。Wagner的研究过程包括了所调查艺术评论家David Bonetti 所提出的 “人们创建的系统, 我们的爱, 我们塑造世界的野心, 我们所秉承的知识, 我们显示的标记来表达自己。”
虽然Catherine Wagner 一直都居住在加利福尼亚州,她也是一位活跃在国际艺术舞台上的艺术家,她的创作主要表现形式为摄影,以及特定的公共艺术,她也在世界各地的博物馆和大学讲学。她获得了许多重要奖项,包括罗马奖 (Rome Prize 2013-2014),古根海姆奖(Guggenheim Fellowship),NEA奖(NEA Fellowships),和弗格森奖 (Ferguson Award)。2001年,Wagner被评为时代杂志的年度最佳艺术创新者。她的代表作常常全美国和世界各地的机构收藏,如洛杉矶美术馆(Los Angeles County Museum of Art),旧金山当代美术馆(SFMOMA) 美国惠特尼艺术博物馆(The Whitney Museum of American Art),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休斯敦艺术馆(MFA Houston)。她还发表和出版了专著,包括美国课堂(American Classroom), 艺术和科学(Art & Science): 调查的事项和截面Investigating Matter, and Cross Sections.
Wagner同时作为艺术专业的教授,也是米尔斯学院美术系的院长(Fine Arts Division at Mills College )。





















邱经纬1984年3月生于中国广州,现生活工作于美国旧金山。
邱经纬是一个多媒体艺术家。他感兴趣的是现代科学技术更替和网络化下呈现的社会学现象,以及因此而产生的哲学问题。他通过使用雕塑,绘画,摄影和多媒体视频来调查我们的意识形态是如何被大众媒体和数字社会所塑造的。同样,他也致力于研究探讨人们对当下生活的理解是如何被“超真实”这一看不见的机制系统所影响的。